天枷咲子

低体温生物

  明けない夜のこと、君は覚えていますか。
  坐上这班飞机,自动调节的窗幕让我好奇不已。不会迎来天亮的夜晚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,你甚至可以让你的24小时都是黑夜。
  在这个神奇的欧洲国度度过了神奇的半个月,很多人,见一次后就是farewell。巴塞罗那的绿围裙小哥,说着“我爱你”的店长,吹奏着喇叭的艺人,会错意而来给我拍照的小姐姐。巴塞罗那是一座热闹的城市,很容易跟不上潮流的脚步,站在最高点俯瞰如同盆地的城市是我感到最满足的时刻,眼球就像一台广角相机,多想让你也看一看。
  我也很喜欢那位给我们送小菜的老板,他是那么有趣,英语说得已经比很多人好了,却还是找了一位熟悉英语的胖朋友来跟我们聊天。三个手足无措的小朋友在卡斯特利翁寻到一丝温暖,我真的很后悔没能和他说一声告别,也没有遵守“明天见”的约定。
  以及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的聪哥。我是那样地喜欢这个女孩子,明明只比我们大一岁,却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国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归宿,熟练地使用着两种语言,和我们讲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,就像同班同学一样。同样的,还有美丽的Mar妹,Mar在西语里是大海的意思。在大海旁的她真的是一道风景。不停说着“快一点”的可爱的样子还有穿上吊带裙随风摇摆的成熟姿态都令人着迷。
  我已经可以轻描淡写地提起你的事情了。已经不再痛苦了。在这个国度,这件事是这样的简单又渺小,百年前是西班牙迈出的先驱一步,我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呢。谁的青春没有疼痛,我们都是特别的人,还有需要探索的未来,还有需要一起面对的困难,没有你的话,我不可能踏出这么多步,兴许就在这个国家腐烂一辈子吧。你对我的意义是非凡的,离开谁我大概也无法离开你吧。真是有些可笑啊,现在我们到底算什么关系呢……互相依存着,对对方的事如此上心,却没有一分喜欢的情感。
  我能够想象你一个人在异国的大学求学的样子,你会困惑你会无助,你会给我发消息吧。而我一定是在大学院的寮里躺着望着天花板,听着浴室流淌的水声吧。
  这种依存什么时候会是头呢……我到底是希望完结还是继续呢……我的做法究竟是对是错呢……
一边这样想着,我尝试去调节窗幕的亮度,却发现亮度被后台锁定,只能看到夜晚一般的天空和闪着诡异光辉的太阳。
  真的变成24h的黑夜了啊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 

© 天枷咲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